诺兰仿佛并未有向任何电影大师看齐的野心,先
分类:影视影评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说实话一开始给我略牛逼的感觉。女兵在营地击落德军飞机后。场景转换。早晨务农的村庄,母亲哺乳的背影,德军袭来,坦克碾压。先用母亲哺乳来表示平静,然后用德国战车拉动瞬间到达高潮。从电影开始情绪曲线已完成一个高潮→低潮→高潮。
       这一段过渡剧情没几个对白,交代情绪发展和人物关系只能通过画面和动作。这里用了很多眼神带动镜头切换的技巧。凭记忆力举一例,年轻士兵走上高台,开动机枪前,回头一望,镜头一切,怀抱婴儿的母亲逃跑中也回头一看,正是之前哺乳的女性,双方对视无言,无声无息就交代了人物关系和战争造成的家破人亡。
        三星电影,俄语加一星。其他的就不多说了,各位都能判断。         

先前翻阅时光网对于《敦刻尔克》相关的报道,从里面知道好像《敦刻尔克》这部电影是诺兰从飞机上经过敦刻尔克沙滩,突然下了决定,试图还原其从小心心念念的故事。

首先我是要对诺兰挑战各种类型题材的勇气表示肯定,在现在大背景的电影环境下,拥有类似诺兰导演权力的大导演,虽然有着更大的创作自由空间和一定的剪辑权,但也只有少数人会走出自己的舒适圈去挑战从未拍摄过的题材。在纯粹的创作意图和电影意识下,诞生了这一部《敦刻尔克》,诠释了英雄主义的另一种可能,即区别英雄史观的平民史观。但是在故事前进发展的最后,没有给出一个更完美的答案。

实际上在众多电影中,对英雄主义另一角度的阐释并不少见,像《洛奇》、《百万美元宝贝》和《黑暗中的舞者》,逆向从失败的角度剖析个人或群体在鼓起勇气直面宿命般的失望后,或再次奋勇,或缴械投降。历史的传统从来都是高扬胜利主义的荣誉教条,当然也有一段段可歌可泣“失败”传奇。《敦刻尔克》就是后者。

诺兰似乎没有向其他电影大师看齐的野心,也没有保罗托马斯安德森或者科恩兄弟的艺术自觉,他好像只是单纯的想讲好一个故事,其次才是显示其强大的掌控和节奏能力。可是这部《敦刻尔克》最大的问题恰恰是内部故事情感的不自洽,即前后情绪的断裂。

开头随着枪响,倒计时想起,剧情直接进入高潮。随着小兵巡视的视野,敦刻尔克沙滩的大远景映入观众眼中,呈现的是一种异乎寻常的整洁感、仪式感,这似乎是处女座导演诺兰对于场景构图异常严苛的要求,乃至于忽略历史真实而跳脱开来去塑造一种“仪式感”——这恰恰和诺兰力图还原敦刻尔克史实,在电影里构建物质现实的初衷相去甚远。

这种内部结构的矛盾,从内容意义上是削弱电影的真实感从而削弱电影的代入感的。不得不提这部电影是成也汉斯季默,败也汉斯季默。当一部电影的配乐师被反复讨论时,对配乐师而言是崇高的荣誉,但对电影本身而言却很难指向完美。当配乐能在观影过程中被处处感知,那么只能说明电影本身的代入感营造主要还是通过音效而不是动作。

不过电影里是有几幕动作设计得很不错,给人极强的视觉冲击和场景代入感。譬如开头德军沙滩轰炸投弹的画面,英军一个个像多米诺骨牌一样趴到,之后炮弹由远至近;之后防波堤上英军齐齐抬头下伏,始终没有给德军镜头(虽然设计感略强,但是效果极佳,这也是预告片能瞬间夺人眼球的原因);还有海滩线最后,一小队英军藏在渔船里,外面德军在练枪的场景(这里感觉有点不科学啊,沙滩虽然长,但是没有遮挡物,如果德军都靠近渔船了,英军不应该反应)。这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紧迫感和悬疑感,有点异形躲藏在黑暗中的恐怖感。

但这些亮点还是难以掩饰电影后半部分突兀的主旋律情感。

《敦刻尔克》当然可以拍成主旋律,也可以拍成纯反思式、思想式的艺术电影,但是前部分的强烈个人风格和后半部分满得快要溢出来的主旋律情怀,是略微让我出戏。

其实问题很简单,就在于《敦刻尔克》不是普通电影的三幕曲结构。随着开头枪响,电影是直接像子弹出膛的速度,飞跃进入高潮,之后在这100分钟里,凭着三个部分犀利的平剪,在即使谜底已经众所周知的情况下,依然保持足够的悬疑感,这点是不得不佩服诺兰的。

这种问题是连我这种连入门都算不上的小影迷都有点想法的解决方案,我不信诺兰没有想过,那么至于为什么他更倾向于放弃铺垫,直接进入高潮的内容结构呢?这点比较让我困惑。

最后谈谈《敦刻尔克》里面的历史观,这也是比较让我感兴趣的点。

《敦刻尔克》虽然是部历史题材电影,但感觉比较奇怪的是,诺兰没有对战争本身以及参战双方做比较明显的价值观判断。少数能体现诺兰思想的几个部分,比如英国海军军官跟手下就撤军是英国人优先还是法军优先的谈话,还有片尾丘吉尔在报纸上的宣言,但这都很难直接展现诺兰真实的想法,莫非这也是他放弃铺垫叙事直接进入“敦刻尔克”的原因?这个很难言说,那么继续谈谈电影最多展现的平民史观,或者是唯物主义历史观的展现。。。

电影里,原本叱咤风云的几大交战国背后大佬和首脑一个都没有出现,有也仅仅旁人的只字片语提及和见诸报纸的报告。也没有对二战战局本身,譬如欧洲各战线战况,做详细的交代。甚至只字不提希特勒在敦刻尔克大撤退前停止炮轰这种历史谜团。这种放弃宏观叙事,专注于聚焦士兵个体的角度,体现的是比较典型的唯物史观和平民主义(Populism)的态度,但是人物群像立起来得却不多,除了里克朗饰演的父亲所代表的英国平民的态度外,唯一给我留下较深印象的就是那个片头迫于绝望,脱下枪械和衣服走向大海,被白线吞噬的不知名士兵,这在我看来更像是一种合理的情感表达。而其他士兵给人留下的印象却不深,可能也是情绪的单调化吧。在这个方面我昨天重看的《泰坦尼克号》就做得更加出色。在泰坦尼克号注定沉没的时候,不是所有人都像Rose和Jack那样因为必须要为彼此活着而四处逃窜。有一个母亲在船舱里给怀里的两个孩子讲述人生最后的一个故事,有一对年逾古稀的老夫妇在海水漫过床底之时依旧彼此相吻,还有一群依旧虔诚的教徒跪在神父面前忏悔这不属于自己的罪过,当然还有十分让人动人的乐手,船长等等。这种寥寥几笔,就鲜明塑造出各种人物面对危机不同的情绪表达。这明显是更高明的表现手法。

有意思的是,如今西方唱响集体主义塑造群体英雄,我国某爱国电影却持暴戾乖张的个人主义大行其道 ,不得不说很有意思。

诺兰仿佛并未有向任何电影大师看齐的野心,先用阿妈哺乳来表示平静。© 本文版权归作者  侠客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www.pj7777.com-wwwpj7777com游艇会『首页』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诺兰仿佛并未有向任何电影大师看齐的野心,先

上一篇:他任由Jenny出现和离去,事情的意义在于做它的人 下一篇:干什么先知说neo不是拾分人吧,而neo只是对现成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