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几个社会中不容许有沉思,在极权社会的结
分类:明星八卦

这篇旧文是个错误示范,证明的是这一条:啰啰嗦嗦的是因为自己没有想清楚。当时没有想清楚,现在还是么想清楚。并且此文还是个废话集锦,第一段上来就是攻击可怜的假想敌,所以全部都是废话。我感兴趣的是哲学,了解最少的是政治,所以要是基友学了政治哲学,就能来点拨我了。哼,福开森!

《V字仇杀队》的故事结构非常简单,就是未来的某天英国已经走向了法西斯的极权政治,一个戴着面具的V怪客如何复仇杀死那些曾经在拘留所(更确切说应该类似集中营)拿人做实验的刽子手,如何鼓动人民觉醒,最终如何推翻了这个极权政治。
一开始看到这部电影,脑子里立刻浮现出大量的西方其他文学电影艺术形象,笔者就想顺着这些形象来谈谈自己对这部电影的见解。
第一,立刻想到佐罗。都是戴着面具,都是惩恶扬善。佐罗喜欢写个“Z”字,而在本部电影里写成了“V”。当然除了佐罗,在好莱坞大片中,像蜘蛛侠、蝙蝠侠此类城市英雄都喜欢戴着一个面具。从本片最后女主人公和总督察长的对话中可以看出,本片V的面具和上述城市英雄的面具有着本质的区别。城市英雄们戴着面具,一是为了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二是为了增加英雄的形象感,很大程度上为了追求一个“酷”。而本片直到最后男主角也没有以真面目示人,当总督察长问女主角艾维,V到底是谁的时候。艾维的回答说,是你是我是他,是我们每一个人。也就是说V与其说是某一个具体的人,不如说更具有象征意义。就像V自己所说,面具之下是一种思想,而思想是不会被扼杀的。V象征着觉醒的思想,觉醒的人。所以看似“V是谁”这个悬念一直到最后都未能解开,而导演实际上已经告诉了我们,当广场上的民众揭开面具,露出了千千万万个不尽相同的面庞时,V的象征性意义已经明白无误地阐明了。
第二,我当时又想到另一部类似背景的电影《撕裂的末日》。《撕裂的末日》也说的是未来人类社会已经成了极权统治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中不允许有思想,不允许随便听音乐,欣赏艺术品。两部电影中都有一个角色家里的某个隐藏的侧室藏有大量油画等艺术品的场景,极为相像。但《撕裂的末日》主角变成了政府的一名杀手,讲述这名杀手如何从冷血走向觉醒,最终推翻了极权统治。同样的题材,相比之下,《V字仇杀队》从动作处理上要远逊于《撕裂的末日》中的“枪炮武术”,只是小李飞刀般的单调动作,或者类似《黑客帝国》里的慢动作杀人,配以番茄汁洒落般的电脑合成鲜血,只能说夸张到假的不能再假。《撕裂的末日》里男主角的觉醒更多的是通过他的行动、表情来侧面演绎,因为角色性格和身份都是一个少言寡语也不能多言语的人。而《V字仇杀队》则是通过大量的对白来表达主人公的思想。前者是一个思想的逐渐转变过程,而后者则是不断重炒一锅冷饭,明显前者的表现难度要高得多。
第三,就要想起那本旷世名著《一九八四》。《一九八四》里也是像人们展示了一个未来的极权社会,上述电影中诸如思想控制、假新闻、秘密警察等等无非都来自于此。当然《一九八四》也是艺术作品,它也有自己的生活真实,那就是斯大林极权统治下的苏联社会。《V字仇杀队》的背景可以说是兼有希特勒和斯大林统治的影子(本来二者的差别也不会太大),里面的元首称为“苏特勒”就是很明显在暗示又是一个希特勒式的人物。对民族悲情的利用,最容易导致极权主义的诞生。电影中所言,苏特勒上台就因为英国的几处公共场所遭到“恐怖分子袭击”,导致大量民众死亡。笔者以为这是融合了希特勒上台时的德国社会背景和当下美国民众所关心的一个社会问题。希特勒上台时的德国,可谓倍受协约国欺凌。协约国频繁向德国人讨债,甚至一度占领德国鲁尔工业区。希特勒正是对这个民族悲情的利用,一跃而上。这个问题在“911”以后的美国也再度引发人们的关注。“911”事件以后,总统布什的支持率一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七,在短暂的民族悲伤以后,立刻就有美国人担心美国政府(行政分支)借此机会扩大行政权力。甚至有一小部分民众怀疑“911”是美国政府导演的借机扩大自己权力的口实(类似影片中惨案由政府自己导演),他们经常拿着所谓证据照片站到世贸大楼遗址前抗议。当然,他们是美国社会中很少很少的一部分,也是大多数美国民众所不喜欢的一部分,他们在往美国的伤疤上撒盐,但他们确实被允许存在。不仅不为政府扼杀,也没有哪个民众跑上前去把他们乱打一通,说他们是卖国贼、美奸。这就是美国,因为他能够包容,甚至包容他的反对者(例如乔姆斯基这种老粪青),因为他能包容,所以爱他的人越多,反对他的人反而越少。《V字仇杀队》所表现的就是部分美国民众的这么一个心理,无论什么时候(尤其是民族悲情时刻)都担心政府权力扩大会扼杀自由,他们时时刻刻在盯着政府,不让他越雷池半步。而世贸大楼下的抗议者也是对美国仍然是一个自由社会的最好诠释。
从纯电影角度去看,电影的很多处理似乎很不到位。对白冗长,更像话剧;极权统治的恐怖气氛烘托地不够,仅仅是一个元首几个警察作为符号,人们没有恐惧感;大场面除了烟火就是爆炸,对于当下看惯此类场面的观众极易产生审美疲劳;结局部分,一群人戴上面具默默地涌向议会大厦,观看一场烟火。缺乏激情,缺乏口号,缺乏人群大潮不可阻挡的历史感,缺乏面对历史大潮下士兵的茫然,本来这是一个革命题材的场景,应该有风起云涌之势,导演处理时却像是一个假面舞会,草草交代一个结尾。虽然本片的题材屡见不鲜,但对于普遍缺乏常识的当下中国却是有益无害的。最起码他能普及常识,这部电影对于国人的教育意义应该是甚于娱乐意义的。

《V字仇杀队》塑造了一个很有个人魅力的形象V,但若是把它视作电影中的《1984》,我好像又觉得很不甘心。在逻辑上它是不自足的。它更像是一部成年人的政治童话,而这里的成年人,也更主要是指年满16或18岁,还不适应于自己的法律身份与社会身份的转变但又急于显示自己的早熟早慧的那些人。(当然年龄只是外在表现)而他们探索社会的愿望也就常常表现为改造社会的愿望,至少是批评,因为“真理”在他们手上。但要注意的是,“部分的真相”便不再是“真相”,“部分的真理”也就不是“真理”。童话的作用,恰好是为现实中无处附着的感受提供载体,看它如何机智、高妙、创造。虚构中的真实给人快感,但必须意识到虚构的边界在哪里,人无论如何还是要回归现实。好吧,我相信正常人都会说电影是虚构的谁会真的相信。但是借由虚构的情节发表对真实情况的评价那种借题发挥是常有的事。但是现实与作品之间,这两者是否有精确的对应性呢,如果没有,那么评价则是无效的,抒情也是虚幻的,不应引起同感的。这两者的结合似乎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我不认为是这样,人不擅长处理复杂的事情,在把对现实与作品的感受交相投射的时候,往往制造出一个不伦不类的第三者。我反感的是对《V》的引用,我甚至觉得《1984》作为一部三部曲小说,它的价值在随着现实的发展而缩水。可取的只是一小部分,绝大部分是不能对应于现实的。如果一个爱国青年要谈论社会体制却还在言必称《1984》的话,可以由此判定他简单的头脑确实只适合在纸上谈兵中游心逞性。
在这几个社会中不容许有沉思,在极权社会的结构中。电影开始,童话色彩给了我极大的兴奋和兴趣,视觉效果也让人享受,无论是娜塔莉·波特曼的脸蛋还是雨果·维文的身段都分外养眼,而且面具的形象真是死死戳着萌点,完美比例啊!随着电影的进展,它所描绘出的极权主义国家和我们所熟知的《1984》相比也没有什么变化。在这一点上它是偷懒的,一懒也就把自己的价值给懒掉了。在看《1984》时我最大的感受是极权主义统治真是太可怕了;在看《V》时我想,极权主义社会真的有可能出现吗?(其实我心里是有一个地点状语的。当然啦)
在极权社会的结构中,似乎领袖是极权之顶点了。然而一旦极权结构得以建立,其实这个极点的存在便失去了真实意义,国家机器在极权主义完备的思想指令(或曰简洁规则)下运行,那么一手建立起极权国家的元首,是人是猪都不再产生影响。基于这一点,为什么还会有人着手向这一方向去建立呢?除了物质的占有外(这一变量实际上也许未能引起我足够的重视。在极权社会中物质匮乏往往是伴生的现象,然而是极权统治——>物质匮乏,还是物质匮乏——>极权统治?),精神的损害不是更大,大到得不偿失吗?(因为他控制思想的措施产生的效用一视同仁,也同样作用于他自己的思想,他是人是猪都可以)世界上真的有人以控制所有人的思想为目的吗?这种快乐的原理是怎样的呢?
迄今为止,我们所看到的和我们所真实不满的,唯一契合的是谎言。
V所激起的是一种反抗情绪,是所有人对自身安全和人权的保卫欲,前者的力量存在于未来,后者的力量来自过去。这种激励对我们当然也同样适用。然而V和我们并不能完全等同,V的力量完全来自过去,如同片名《仇杀队》所显示的一样,V的力量来自仇恨。当然未来和过去本就是不可分离的,V也说过,要给民众“希望”,他完全放弃的是自己的未来。
但我还是觉得V的角色有缺陷。在他的复仇过程中,牺牲了许多不该死的人。个人复仇和破坏国家机器是两件不同的事情,只是这两件动机不同的事情在V这里达到的效果恰好统一。基于私怨和公怨的事情却搞在了一起,两者相互给对方添加不真实的光彩。比如反政府的“正义感”不可避免地投射到了V裁决仇人的行为上,(这是动用私刑吧)反抗行为一直被以面具下的“思想”统一和正名,而反政府达到的效果又难免是从解决私人恩怨的角度去看,似乎很快意,然而快意还远远不够,或者说快意和正确没有半毛钱关系。
在思想面前人是软弱无力的。把《V》当做爱情另类片来看倒也很不错。
(14.4.27)

本文由www.pj7777.com-wwwpj7777com游艇会『首页』发布于明星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在这几个社会中不容许有沉思,在极权社会的结

上一篇:只说自家本身,你都以您父母亲的子女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